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医道无双第八十六章刘家出事了搭配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0-05-21
医道无双 第八十六章 刘家出事了

罗昭阳的沉默让刘茹欣感到多少有diǎn担心,在她的眼睛罗昭阳不像是一个贪财之人,但是现在他的表现,又让她开始怀疑,她担心着会不会自己的眼光有误,他担心着这一段才刚刚开始的恋爱就此终结。

刘茹欣刚刚那挽着罗昭阳的手慢慢地松了开来,而就在她还在准备离开的时候,罗昭阳却一把将他抱在了怀里,然后xiǎo声地説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那怕是天塌下来,我都不会放开你,更加不会不理你,你要相信我。”

罗昭阳那有力的手紧紧抱着,让刘茹欣知道她刚刚是想多了,她觉得自己不应该怀疑,不应该不信任罗昭阳,她此刻为自己对罗昭阳的不信任而难过了起来。

“对不起,我不应该怀疑你。”刘茹欣的眼泪渗湿了罗昭阳的肩头,她伤心的眼泪就此一发不可收拾。

“你别哭了,有什么事情有我呀,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罗昭阳轻轻地拍了拍刘茹欣的背,xiǎo声地安慰着,那听到刘茹欣哭声的护自己在1月底购车后就一直在竹木场加油站加油士从远处的护士站内探出头来看着,好像想要了解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

<体验与众不同的游戏乐趣。p>“我……,我爸可能要破产了。”刘茹欣抬起了头,她的那两只本来美丽的眼睛此刻带着无限的伤感。

罗昭最听着刘茹欣的话,他没有想到真的让他不幸语中了,但是这样的不幸比起他们要试自己来,他觉得还好接受,毕竟他们不是拿自己的感情来做实验。

“怎么会这样呢,前段时间还听你爸説要赶上这西部开发的头班车,现在怎么説破产了?”罗昭阳似乎有diǎn不明白,对于光辉集团这么大的企业怎么可能在这十来天的时间説破产就要破产的?

“我也不清楚,我爸在西部有个项目中草药种植项目出了问题,所以……”刘茹欣停了停,虽然她心里明白罗昭阳只是一个医生,但是在这一个时候,她也只能找他倾诉。

“你説这什么事嘛,你家这么多的钱,怎么一个项目就搞得要破产呀,是不是有diǎn儿戏了?”罗昭阳有diǎn不明白了,他想不明白堂堂一个国内的知名企业,怎么説倒就倒了,怎么説破产就要破产了,他此刻她觉得刘茹欣是过于担忧了。

“我也不清楚,我爸已经去了那边处理了,这十几天来,一直没有他的消息,所以我才过来找你商量一下看看怎么办?”刘茹欣虽然对于他爸的事情一向不太去过问,也是几天前她才从他家的司机那里了解到的。

刘茹欣知道,他父亲一直瞒着自己,那是不想让她过多的担心,但是这一次,她的直觉告诉自己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因为她家里的车子前两天已经有人过来拖走了,就连她的房子都已经贴出了公告,要求限期搬迁了。

“怎么会没有告诉我出了这样的事情?”就罗昭阳想再了解多一diǎn的时候,汪老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他的那一张脸上又恢复了他应的威严,也因为他的出现,那些在护士站看着罗昭阳和汪美馨的护士马上把头给缩了回去,做她们应该做的事情来。

“舅爷,你怎么出来了?”刘茹欣抹了一下泪水,对于自己父亲的事情,他并不想让还在住院听舅爷听到,但是现在看着他已经清楚了一切,她想隐瞒也瞒不了。

“是不是如果我不出来,你们就没有人打算把这一件事情对我説吗?”汪老有diǎn生气了,对于刘安国这一个外甥,一直以来他都这么关心,现在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不单没有跟自己讲,他刻意的隐瞒,这让他感刘安国把他当外人看了。

“舅爷,你千万不要生气,你现在还有病在身,万一……,现在我也不清楚是什么情况,所以我也不敢告诉你。”刘茹欣马上走过来扶着汪老,生怕他为此而又气坏了身子似的。

“昭阳,马上给我叫你汪叔过来,我就不信他也不会不知道。”汪老看了看刘茹欣,然后对着罗昭阳説道,汪建辉和刘安国两个也是一起长大,在以前刘安国有什么事情总会在第一时间跟汪建辉商量,现在刘安国在经济上出了这么大的问题,他没有理由会不知道,所以在汪老看来,真正要问罪的是自己的儿子而不是刘安国。

“好,你先回去病房,我现在就给他打。”罗昭阳对刘茹欣示意了让她陪着汪老回去,如果説刘安国瞒着刘茹欣是怕她担心,那么他就不可能去瞒着汪建辉,因为公司出现这么大的财政问题,也只有像刘安国他们这样的权势的人才可以帮他度过这一次难关。

而就在罗昭阳刚刚接通汪建辉的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另一头的汪建辉却抢先説话了,他那焦急的语气让罗昭阳也跟着急了起来。

“昭阳,茹欣现在在你那里是吧,你现在认真地听我説,茹欣她爸现在在西部那边出了事情,你看抽个时间陪他一起过去,我现在正帮跟那边的人打招呼,让他们好好地处理。”汪建辉显然是有diǎn急了,因为现在刘安国已经被刑拘了,西部的因为征地的问题而出现集体群架的现象,事情造成多人死亡,过百人受伤,而刘安国作项目的负责人,他在第一时间被刑拘了。

也正是这样的原因,刘安国一直未能够与汪建辉取得联系,在今天刘安国的强烈要求下,那边的负责人终于给汪建辉来了,也是这样的才让汪建辉知道事态严重了。

“汪叔,你别急,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汪老刚刚也听説了这一个事情,他现在正吵着要见你呢,你看有没有时间可以过来一趟?”罗昭阳打断了汪建辉的话,他了解这老爷子的脾气,他习惯了命令,如果汪建辉不来交待,那等一下就要吵翻天了。

“怎么回事呀,我爸他不是病着吗,你们告诉他干什么呀?”汪建辉听着罗昭阳这样説,他一下子不高兴了起来,他这几天才刚刚收到调令,自己被回了京都,接替了自己父亲的职位,这部队上的事情已经让他忙得不行了,现在还有这一个事情来,他觉得自己就是有分身术也不够用,但是汪老的话他又不敢不听,毕竟他要尽到儿子的。

“他现在只是知道刘叔的财务出现在况状,你説的这一个事情他还清楚,所以等一下你过来安慰一下,你别把事情给説穿了,另一方面我也怕茹欣因为她爸的事情难受。”罗昭阳和汪建辉提前通了气,他可不想等一下出现难以收拾的场面。

罗昭阳勿勿地赶了,然后赶回了病房,安慰着汪老的同时,他也开始担心起茹欣来。

茹欣和刘安国一向是相依为命,如果刘安国真的是摊上了这一个官司,赔钱事情,这要坐牢那就事大了,那他相信茹欣应该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

勿勿赶来的汪建辉给汪老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只是粗略地説了一下关于刘安国公司财务出状况的事情,对于出事被刑拘了的事情那是只字不提,对于让罗昭阳陪茹欣前去西部,那只是説担心茹欣这一路上的安全以及她的病。

虽然汪建辉没有説,但是刘茹欣和汪老的心里都清楚,刘安国这一次真的是出事了,应该还不是一般的xiǎo事。

机场内,罗昭阳陪在刘茹欣的身边,虽然汪建辉已经跟西部那边的相关人员打过了招呼,但是罗昭阳感觉这压力还是十分之大,汪建辉的意思很明确,那就是自己带着刘茹欣前去,回来的时候就要把刘安国也给带回来了。

“昭阳,我爸在西部那边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了?他没死吧?”茹欣终于是忍不住了,虽然汪建辉在医院里的意思是让自己到西部这边照看好父亲,看看可以帮着打diǎn一切,但是刘茹欣知道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

开始看着他们不説,她也不想去猜,但在机场这里长长的等待让他最终还是忍不住地问道。

“你到底是不是刘叔的女儿,你怎么就咒你爸了呢,你爸好着呢,如果让他知道你这样説,他非打你的pp。”罗昭阳拉着刘茹欣的手,他本来想着开个玩笑,但是看着刘茹欣的那一张要哭了的脸,想着刘安国现在正被拘留着,他也笑不出来了。

“昭阳,你知不知道如果我爸真的没事,我宁愿让他打,我宁愿让他骂?”刘茹欣靠着罗昭阳,她xiǎo声地抽泣了起来,一直以来她都希望可以帮着父亲减轻一diǎn负担,眼看着自己就要毕业了,她可不愿意在这一个时候父亲出什么事情。

“我知道,我不会让你爸有事的,我可以向你保证。”罗昭阳轻轻地把刘茹欣拥入怀里,他知道在这一个时候他成了她唯一的依靠,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样的能力,但是在这一个时候一个善意的谎言应该对刘茹欣更加有用。

菏泽治疗牛皮癣费用
威海治疗牛皮癣医院
一岁多的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他达拉非主要治疗
沧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绥化白癜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