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重生在年代第章春晚直播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6

重生在70年代 第438章 春晚直播(3)

1986年2月8日,农历腊月二十九,数九第三九的第七天。

京城工人体育馆前张灯结彩。

大红的地毯从体育馆大厅一直铺到马路边。

红色的节日氛围好像冲淡了夜风的寒冷,院子里一堆一簇的人围在一起笑着说着,不时的有笑声传出好远。

时间是晚上七点二十,这个时间南方某些省份天还没黑,但北方已经被黑夜笼罩了三个小时了。

几大报社的在红毯边上支着像机,电视台的录像机和直播机器也已经就位。

这是在准备录制(直播)晚会前演员入场的一幕。

直播节目一般会故意设置一定时间量的延迟,用来防备一些突发状况,那些提前彩排录制的镜头就是为突发状况准备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各部门准备完毕,黄导这边收到了各部门的消息,看了看手表,深吸了一口气,拿起步话机说:“各部门注意,86春晚直播,第一幕,演员进场,开始。”

随着他的话音一落,不远处灯光一闪,一辆全白的上海轿车打火启动,慢慢行驶过来。这边摄像机马上进入图像捕捉。

要改变人们在生育上的低意愿 车开到红毯的头上停下来,站在一边的酒店门童打扮的小伙子上前打开车门,伸出右臂托住里面人的手,把人迎下车来。没错,门童胸前都佩戴着和祥大酒店的徽标,这就是赤果果的广告插入。

第一个辆车下来的是江昆,刘小庆,笑林,王刚四位主持人。

四个人下了车,整理了一下衣服,仰脸看了一下灯火辉煌的体育馆大门,相互看了一下,一起踏上红毯,顺着红毯走到大门前厅,在这里的一台固定摄像机面前停下来,这里张兴明按后世的方式设置了一面签名墙,四个人从边上的和祥大酒店服务人员手里接过签字笔,龙飞凤舞的签下自己的大名,然后并排站到摄像机前面,喜气洋洋的抱拳说:“江昆(刘小庆笑林王刚)给全国观众拜年,祝全国电视观烟雾颗粒可严重影响人群呼吸。为避免这类危机众虎年大吉,在新的一年里虎虎生风,虎啸山林,龙腾,虎跃。”

然后四个人就两两一起站到门口,迎接接下来的演员们。

上海轿车一辆辆的开过来,演员们一个一个走过红毯,签名,拜年,然后进入馆内。

原来的观众席那里现在全部封闭,观众直接从外部楼梯进入真正的体育馆观众席上,这时候已经差不多坐满了,和祥记的员工穿着整齐的服装坐在舞台正对面,每个人手里拿着一面小国旗,右侧脸上也贴着一面小国旗。

张兴明和二哥陪着沈老爷子,温主任,肖副局长还有柳为民坐在下面演员候场区里,六个人一起陪着一个满头银发有点驼背,但精神头很足的老爷子,溥老。

演员区的门口全是双岗,边上陪着一个金太阳的员工,演员需要签到,安检才能进来。

门外走廊里,气氛相对就非常紧张了,三米一个,两面墙边站满了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战士,体育馆外面也有岗哨,但都隐在暗处,除非摄像机故意去捕捉。

在二楼观众席上也有解放军把门,所有入场的人都要通过安检,这就是正常的例行检查了,就是后世进入央视的大门也要接受这样的检查。

场馆里播放着音乐,工作人员跑来跑去在做最后的准备,舞台侧边的导播室里是最忙的,各路信号的调试,播出信号的检查,机位切换,音响系统灯光系统的最后调试,黄导盯着最中间的一台大显示器,拿着步话机不停的喊着话。

他面前大大小小有几十块显示屏,最中间两块最大,一个是实时播出信号,一个是场内实况信号。

这边张兴明坐在椅子上,小声和二哥说着话,把这段时间的情况说了一下,然后把年后的打算也简单说了一遍,里面有些事情需要二哥去做,不过他会拿详细的方案给二哥。

沈老爷子和溥老凑在一起说着什么,溥老不时的露出笑容点着头,温主任淡淡的笑着陪在一边,肖副局长一脸严肃的用目光在场内扫来扫去,柳司长抱着茶杯在那眼观鼻鼻观心。

演员进场完毕,镜头切回场馆内,舞台上已经上去了一群穿着虎娃服装的小朋友,主持人也拿着手持上了台,音乐一停,晚会开始了。

“亲爱的全国电视观众朋友们,港澳台同胞,海外侨胞们,驻守在祖国边疆的解放军战士们,在这个夜晚依然劳动在生产岗位上的工人朋友们,大家,新年好。这里是中国中央电视台,1986年,虎年春节联欢晚会现场,我们代表全国各族人民,代表党和国家,在这里给您拜年啦。”

四个主持人在一群小老虎的包围下开始了开场词,背后的荧幕上开始播放开幕动画,配合着主持人的主持词,全场人都哇了一声,聚精会神的看着。

激烈的锣鼓声响起,一群小老虎拥着主持人下了台,一群穿着羊皮袄缠着白毛巾扎着红绸带的陕北汉子跳着舞着上了台,在一阵“哈”“喝”的粗野叫声中开始了腰鼓表演,背后荧幕上是黄土高原的怒吼的黄河。

这边,柳教父被工作人在后悬配置上相比408的可变形横梁式非独立后悬有着一定的优势。在调教方面员带着走到张兴明这桌边上,张兴明拉着他给在座各位介绍,柳教父挨个问好握手,有点激动,这时候他可不是后来的教父,还只是计算机所的一个一般干部。

另一边,在摄像机拍不到的地方,驻京办的一些人正在这里忙活着包饺子做汤圆,每人个脸上都带着笑,一边开心的说着话一边干着活,大师付一脸严肃的调着馅,配着凉菜,这里他是最紧张的,上面大领导要吃他做的饺子和菜,对于一个厨师来讲,这就是最高荣誉了有没有。

节目一个一个进行,溥老很有兴趣的看着,不时的和沈老爷子说几句话。

终于到了婚礼环节,工作人员过来给溥老戴上主婚人的红花,扶着他上了台。

“也许我告别,将不会回来。”音乐缓缓响起,袁丽的歌声响起,荧幕上不断闪现着老山前线的名种剪接镜头,看的人热血沸腾,结婚的新人穿着军装,在歌声中向着摄像头敬礼,溥老笑着给他们送上祝福。

柳教父凑到张兴明耳边说:“这个设计的好,太有感觉了,开开心心的度过一个圣诞节。今天这歌是你写的?应景,能火。”

温主任也点头说:“整个晚会上,小张你写的两首歌最恰当,没想到你还有这两下子,以后可不能偷懒,有需要就要上。”张兴明红着脸答应了下来。

沈老爷子在一边笑得合不拢嘴,张兴明现在就是他的亲孙子,这么露脸的事他是从心里高兴。

沈韵秋就坐在张兴明身边,俯过来小声说:“你写的?你还会写歌?”

张兴明看了她一眼说:“我咋就不能写歌了?”

沈韵秋没吱声,喝着茶,不知道在想什么。

昆明不孕不育治疗费用
长治哪里治疗白癜风好
合肥治男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