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重生女相师第章霉运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6

重生女相师 第033章 霉运

颜水苒自信一笑道:“我只是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而已,至于齐少愿不愿意付出这样的报酬,自然还是得看齐少自己的心意。再说了,就算齐少不找我看相,我们多多少少的,也能勉强算是朋友不是吗?”

他们能三次在古玩街遇到,也的确算是有缘。虽然,这也可能是“孽缘”。

齐嘉良没想到颜水苒话风一转,竟然有些对能不能给自己看相一事无所谓的态度的样子!

他的实现了过腹增值心里突然闪现过一个念头,脸色顿时变得十分的难看。

颜水苒之所以会突然有这样的反应,难不成,自己现在的面相,真的很差?!

心里一旦升起了这个念头,齐嘉良就不可抑制的一直往这边想了。

他探究的向颜水苒看了过去。

颜水苒察觉到他的目光,毫不避讳的对上了齐嘉良的视线,对着齐嘉良淡然一笑。

齐嘉良莫名的有些心虚,逃避似的避开了眼睛。

颜水苒并不介意。

她这些天不止是在葫芦空间里面学习观相秘术,自己也上查了不少关于相术的知识,甚至还自己亲自去书店抱了一大堆相关的书籍回来,对这方面有了更多的了解。

所以她知道,像自己这样年纪的女孩子跟人说自己会相术,那在别人眼中看来,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一样。

齐嘉良不相信她,本就很正常。

她也不在乎齐嘉良到底相不相信自己。

反正那玉佩法器能弄到手自然是好事,可要真和自己没这个缘分的话,那自然就罢了。就齐嘉良那面相,就算她看出来了,以她如今的本事,那也是解不了的!

正当颜水苒都已经放弃了打齐嘉良玉佩的主意的时候,却见齐嘉良突然一咬牙,竟然真的将自己腰间的玉佩给解了下来!

“颜小姐,我答应你的条件!”齐嘉良将玉佩放在了茶几上,往颜水苒的方向推了推。

颜水苒:“……”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齐嘉良,有些不太敢相信齐嘉良竟然真的这么痛快的就答应了下来!

似乎是看到了颜水苒眼中的惊讶,齐嘉良有些舍不得的摸了摸那块玉佩,苦笑道:“这块玉佩,还是我七岁那年生了场大病,看了多少名医都看不好,家里好多亲戚都说我肯定是活不了了。也不知道我妈是从哪里听来的传闻,去广平寺照主持大师求了三天三夜,才求来了这么一块由主持大师亲自开光过的玉佩。后来我妈拿着这玉佩回来,立马就给我带在了身上,让我片刻不许离身。那时候我爸还骂我妈,说我妈是封建迷信,要把这玉佩给扔了。亏得我坚持了下来,愣是没让我爸将它扔掉。说来也怪,带上这玉佩才一天,我的高烧就退了下去,后来病也好了。”

“内幕帖”看着很眼熟。事实上

也是从那以后,这块玉佩就成了齐嘉良的宝贝,也是齐家那些关心齐嘉良的长辈眼中最重要的东西,半点闪失都不能有。

颜水苒知道,齐嘉良把这玉佩的来历说清楚,不止是为了表示他对玉佩的感情深厚,也是在提醒颜水苒他这次到底付出了多大的报酬。

她顿时在心里给逗乐了。

这个齐嘉良,也太小瞧自己了。

他还真以为自己看上这玉佩了呢!

既然这是人家母亲送的,颜水苒当然不可能夺人所爱。她解释道:“齐少别想太多了。我不知道这玉佩对你来说这么重要,不然的话,我也不可能提出这样的要求来。再说了,我之前找齐少要这玉佩,不是想贪齐少什么,说起来,还是想帮齐少一把!”

齐嘉良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这玉佩有问题?!”齐嘉良当然听出了颜水苒话中的未尽之意,“这不可能!我曾经见过的大师都说了,要不是有这玉佩在,我都不知道倒了多少回大霉了!”

颜水苒哭笑不得:“齐少,我话还没有说完,你着什么急啊?!”

齐嘉良醒悟过来,发现自己今天的表现的确是有些失常,顿时也笑了。

“得,是我的错,颜小姐你继续说。”齐嘉良的情绪缓和了一下,沉静的道。

颜水苒认真的看着齐嘉良地方政府对汽车产业的支柱性地位认识明确道:“齐少,既然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那有些事情,我可就直说了。实不相瞒,从第一次见到齐少的时候,我就看出你脸上的面相就有些不对劲,而且时有起伏、面向不定。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齐少你最近,定是霉运缠身、不得消停!”

齐嘉良震惊的看着颜水苒。

他不懂面相,但他知道颜水苒后面所说的结论,完全准确!

“这、这些事情,跟我的玉佩有什么关系?”齐嘉良追问道。

难不成,他的霉运,还是这玉佩给带来的?!

那就更不可能了!

颜水苒摇摇头道:“当然有关系。若是没这玉佩在,齐少你现在,只怕都不可能还这么安稳的坐在我面前了!”

“颜小姐的意思是,这玉佩,已经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又帮过我了?!”齐嘉良是个聪明人,一点就透。

他早就知道玉佩的本事,自己以前也沾过不少玉佩的光。可是,既然玉佩这么好,又会有什么问题呢?

“齐少说得没错。这玉佩本就是专门的护身法器,随身携带可以一定程度的改运,自然能不着痕迹的帮人避开厄运。”颜水苒道,“这块玉佩近期已经帮齐少挡了不少的灾祸,因为使用得太过频繁,玉佩本身已经受到了不少伤害。照这个样子继续下去而不予理会的话,这块玉佩离彻底失效,也已经不远了。”

齐嘉良彻底被镇住了。

而在于能坚持多久。所以在大学的时候 他不知道自己这玉佩是不是真的被毁了,但他知道颜水苒的话到底有几分可信。

原来自己最近已经倒霉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如果不是因为有这玉佩在,自己是不是早就在蓉城遭了暗算了?!

“那颜小姐要这块玉佩去……”齐嘉良的话中隐约有些试探。

颜水苒知道齐嘉良已经被自己说服,当即直言道:“我有办法,可以让这玉佩复原,继续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鹤岗治疗牛皮癣
珠海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定西牛皮癣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