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代表气冲星河第0014章意外证人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9-19

气冲星河 第0014章 意外证人

“院长大人,我可以做证,他们就是公平决斗的!”

门再次拉开,胡孜言忍不住跳了出来,义愤填膺地道。

方小中也跟在后面,叫道:“我也可以做证!”

金不易冷哼道:“你们两个是从犯,还没追究你们的呢!你们有什么资格做证?”

许亭怒气冲冲走过来,叫道:“院长,根本没有决斗这回事。这秦无双是怀恨张显,蓄意报复的!”

正说时,外面又是一阵嘈杂的响动,张显的父亲,也就是望族张氏的族长张贸瑞带着大批子弟赶到。

“杀我儿子的凶手在哪里?”

秦无双冷眼看着这张贸瑞,想看看这出戏到底怎么演。

“小子,给我滚出来,本少爷要跟你决斗,为我弟弟报仇!”

张贸瑞身后,一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咆哮道,正是张显的大哥张耀,一个力武境七段的青年一代强者。

“院长大人,证据确凿,下令抓人吧!”许亭叫道。

金不易点点头:“嗯,秦无双,你没有任何有利的证人可以做证你们之间是公平的决斗。那就是私斗无疑!来人,拿下了!”

秦无双目光如刀,冷冷扫过这些人面前。那些一旁看了热闹的武童,做了伪证,被秦无双这眼神扫过,个个都是不寒而栗。

蓦地,秦无双大笑起来,夸张地拊掌道:“好好好!罗江郡城,竟然没有一个有骨气,敢说句真话的武童。我秦无双算是见识了!”

金不易喝道:“废话少说,拿了!”

“且慢!”

正要拿人时,后面一道淡漠的声音传来。

一名蓝衫武童飘然步来,瞥了许亭一眼,冷笑道:“许亭,你这仲裁人,就是这么做的?事到关键,居然做起了伪证!真以为这罗江郡城,就由得你们这些人胡来了?”

“达奚阳?”

“他怎么来了?”

“这下有趣了,达奚世家的人居然出面了。”

“是啊,听他的口气,似乎对许亭很不满啊。”

周围轻声的议论不断,在这蓝衫武童达奚阳跟前,居然没有人敢出声大气,包括金不易院长,同样赔笑道:“达奚阳,你有什么话要说?”

达奚阳脸色不悦,冷冷道:“我怕被人戳着脊梁骨骂咱们罗江郡城无人!金院长,我可以做证,秦无双和张显,确实是公平决斗,许亭是仲裁。此话可以放到任何场所作为证食品安全的第一人是企业 。据,有谁反驳的,可以站出来当面对质!”

金不易听了这话,张口结舌,半天说不上话。

连一旁张显的父兄,也被达奚阳一棒子打懵了。达奚世家的子弟,为寒门秦氏的子弟做证?

这事听着怎么像是说书人嘴里的桥段呢?

要知道这达奚世家,是整个罗江郡城唯一那块世家招牌,也是仅有的一家上品贵族,在罗江郡城的地位超然,凌驾于官府之上!

这达奚阳,居然为秦家子弟做证!

不但是金不易他们不信,连武童院那些武童也目瞪口呆。

金不易喉咙涩涩的,勉强咽了咽口水,吃吃道:“达奚阳,这……这真的是你亲眼说见?”

“是啊,达奚少爷,事关犬子的生死,请你一定要秉公说话啊。”张贸瑞虽然贵为望族族长,在达奚阳这世家子弟面前也是不敢放肆,几乎是哀求着道。

达奚阳冷笑一声,并不说什缺乏市场化运作么,转身朝外围走去。

身影快要消失的时候,忽然停住,朗声道:“你们什么时候见到我达奚家族的人,说出来的话不作数了?”

达奚家族,在罗江郡就是绝对的权威,几乎不参与琐事纷争。

但他们一旦发句话,可以说是一个唾沫一个钉。雷打也是不动的。

胡孜言叫道:“院长大人,你都听到了吧?达奚少爷都说了,他们是公平决斗!”

“是啊,那些做伪证的武童,该怎么处理,院长大人你倒说说。”方小中也跟腔道。

仿佛达奚阳一句话,便给了他们无穷勇气,让他们获得了无形的力量一般。

那些怕事的武童,早已灰溜溜散得干干净净,许亭更是脸色胀得跟猪肝似的,愤愤地盯着秦无双,眼中几乎喷出火来。

“哼!”金不易虽然被达奚阳打了一棒槌,失了阵脚,却也不乱,嘴里道,“这件事具体怎样,还待细察。不过秦无双一犯再犯,哪怕是公平决斗,也有破坏武童院团结之嫌。本院长早警告过你的……”

“要将我扫地出门,是吗?”秦无双仿佛早预料到似的,悠悠然反问起来。

“你以为本院长没有这权力吗?”金不易挺挺胸,摆足了院长的架势。张显的父兄都在这里,说不得,总要摆点谱给他们看看。

“我知道你有,像你这种拿鸡毛当令箭的蠢材,也就这点出息了。武童院,你以为我很稀罕呆在这里?”秦无双不无嘲弄地笑了笑,接着道,“我之所以在这里呆这几个月,只不过是想等个机会,等张显那蠢货送上门来找死罢了!”

金不易气得全身发抖,戳着指头对着秦无双:“你……你!”

“你什么你?这武童院,小爷我不呆了!从现在开始,小爷我和你武童院再无关系!一片丹心金不易,嘿嘿,金不易,即便是镶金镀银的脸皮,恐怕也不及你厚啊。”

说完,将胸前的武童院标志一摘,轻蔑地往金不易面前一丢,扬长而去。

“哼,咱也不呆了!”

“不呆了!”

胡孜言和方小中,显然也是在武童院受够了气,纷纷将胸口标志摘下来,掷于地下,顺势还唾了两口,这才跟着秦无双去了。

金不易原本是打算以开除作为威胁,打压这几个武童。没想到这一招根本不管用了,人家完全不吃这一套。甚至连一向胆小怯弱的方小中,居然也跟自己叫起板来了!

是世道变了,还是自己老了?

以秦无双目前的修为,这小小武童院根本已经提不起任何兴趣。再加上张显已经灭掉,也算是对前任有个交代,哪还会眷恋这地方?

杀张显只是顺带之举,为秦氏一门立威,挽回些许尊严,给众多虎视眈眈的恶势力敲一敲警钟,这才是秦无双的本意。

“秦无双,你离开了武童院,看你三年半后的武童测试怎么过关!”

金不易暴跳如雷,再也顾不得半点院长风度了。

秦无双悠然转过身来,慢条斯理地道:“金不易,你拉大旗作虎皮也得有个限度好吧?武童测试是由真武圣地派人主持的,你以为我连这个都不懂么?至于你,说好听点是官府特派的院长,说白了,就是豪门贵族的一条走狗罢了。武童测试,你能左右吗?你又有什么资格左右呢?”

瞥了瞥一旁的张贸瑞,冷笑道:“你在一个区区望族族长跟前,都要点头哈腰,简直把你金家祖宗的脸都丢尽了!”

张贸瑞到了此时,再也忍不住,喝道:“秦无双,你杀了我儿子,就想这么轻松走人不成?”

“公平决斗,生死听凭天命!莫非你张大族长还想当街干掉我这武童不成?要不要我捡两个石头给你作作胆?”

秦无双虽是这样说,但真要动起手来,这张贸瑞,他也不怕。

张贸瑞一呆,公然杀掉一名武童,他还真是没这个胆量。百越国律法森严。他可以钻律法的空子,但他张某人还远没强大到公然践踏律法的地步。

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却找不到什么话可说。

关键时刻,还是许亭站出来,口气怨毒地咒骂道:“秦无双,你就得意吧,我看你寒门秦氏还能得意到几时!”

秦无双盯着许亭,目光深湛,仿佛是要将他看穿似的。

许亭被秦无双这样盯着,好象全身衣服被人扒光,一道道无形的针攒刺着肌肤,十分难受,心里一阵阵发虚,冷汗自脊背后生出。

不过他好歹是豪门许氏的子弟,虽然心下慌张,却还是强撑着不在神态上表现出来。

秦无双忽然诡异一笑:“许亭,你心怯了。哈哈哈。”

说罢,转身飘然离开,直到秦无双的身影消失在大门之外,许亭全身才感觉到一阵阵解脱和轻松。

“各位,今日种种,无非是因为有人贪图我秦家基业而起,山不转水转,咱们三年后再见!”

秦无双的声音,像是具有穿透力的利剑似的,远远传来,刺入每个人的耳膜当中。一个个如遭电击,站在当场,呆若木鸡。

秦氏一门要重新崛起,必须强势出击!

有人要爬到你头上作威作福,拿什么招呼他?拳头!

秦氏一门的祖训说得好——

谋我秦氏族产者,五倍以力击之。

谋我秦氏地位者,十倍之力击之。

欲亡我秦氏一门者,全力击之,玉石俱焚,在所不惜!

如今豪门许氏为首的这些势力,亡秦氏一脉之心不死,自当全力击之!



随州有专业白癜风医院吗
上饶治疗白癜风
小孩脾胃虚弱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