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宁小闲御神录第章染恙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宁小闲御神录 第691章 染恙

乌醴突然感觉到一阵极端的冰冷和急促,那感觉就像有人握住了他的心脏用力挤捏,全身每个细胞都在叫喊着“快走”!这种来自第六感的疯狂报警,向来不会出错,上一回他感觉到这种深沉的可怖,还是在天劫的最后一重劫雷击下来之时。他以为自己扛不过去了,以为数千年的精修就要毁于一旦,以为从此魂飞魄散,是那样的心灰意冷、那样的无可抗拒!

可是他现在面对的,不过是个未及弱冠的少年,为何同样衍生出了这种感觉?

他还来不及细想,眼角就捕捉到一道隐约的影子一闪而过。

似在一瞬之后,却又像是过了很久很久,他才听到了一个细小的声音:“铮——”

#####

一阵阵颠簸,将她从昏睡中震醒。宁小闲还未睁眼就觉出,自己似是乘在奔行的马车里。

这辆马车已不是容林别墅派到灯会上那一辆了,车门上的漆都掉了几块,椅上还有两个破洞,盖在她身上的也不过是一床普通棉被,但胜在宽敞,至少可容七、八人同时坐卧。

她转过头,就看到蜷在角落里的熟悉身影,不由得怔住。这家伙,原本一直是那样意气风发地。

“皇甫铭!”这小子怎么了?

他闻声轻轻动了一下,却没抬头。

宁小闲从榻上爬下来,扶着厢壁向他挪了过去道:“你怎样了?”

皇甫铭声音紧张道:“别过来!你身体弱,经不得传染。”话音刚落。就咳了两声。

宁小闲站定了,低声道:“你抬起头来。”

皇甫铭果然缓缓抬头。她这才看清,这小子面色酡红。呼吸粗重急促,靠在车厢上连身体都撑不起来,显然也处在极度的不适中,不过神智却还清醒。

她想了想,问道:“我们在哪?”

皇甫铭哼了一声道:“那姓乌的王八蛋没杀我们,反而给我们下了禁制,要把我们送去前线。这个没能耐的货。知道我是镜海王的独子,不敢对我痛下杀手。”

他们被俘了?宁小闲侧耳倾听,可是这车外似乎被设了结界。她半点声音也听不见,只能感觉到车行的震动。

她咬了咬唇道:“你那些部下呢?”

他缓缓闭目道:“死了几个,另有几个被关在其他车里,大概到了地方一同发落。”

宁小闲叹了口气道:“你这是怎么了?”看他的症状都像是发烧了。可是这种寻常疾病。怎么会在皇甫铭身上出现?

皇这名男子死在家中甫铭摇了摇头道:“似是中了暗算,方才就觉得浑身如遭虫噬,难受得很,服了丹药也不顶用。恐怕是灯楼里被我杀掉的那小女孩捣了鬼。嘿嘿,我这也是终日打雁,反被雁啄瞎了眼!”

宁小闲想起当时他拍掉小女孩的手,不让金色毛虫咬伤她,恐怕就是那个时候惹了祸上身。她虽然不喜欢皇甫铭身上的邪气。可他染恙终归是因为救她而起,现在两人毕竟同舟共济。当下扶着车壁向他走了过去。皇甫铭赶紧出声阻止:“别过来,怕是会传染!这病来得好生奇怪,连我都扛不住,你怎么受得了?”

宁小闲撇嘴道:“横竖也是要死了,早晚有何区别?”终于走到他身边蹲了下去。皇甫铭感觉到一只柔软清凉的小手摸上自己前额,正烧得昏昏沉沉的脑袋都为之一轻。

宁小闲却皱起了眉。指下的肌肤滚烫,像是能生煎鸡蛋,他又是面色潮红、嘴唇干裂,连身体都在轻微抽搐,显然是高烧不褪。可是这病来得好生蹊跷,莫说皇甫铭了,就是寻常修士,得道之后下半辈子都未必再感染风寒之症。

她喂他吃了几枚丹药,静静等了一会儿。不出意料,他的症状没有减轻。

那么,就不是疾病了,否则隐流的药物怎会不奏效?

皇甫铭当初是用哪只手拍掉了小女孩的糖炒栗子?她想了想,执起他的右手翻转过来,顿时吓了一跳。

他原本修长的手掌,颜色居然鲜红欲滴,和人血的颜色一样红艳!若再细看,皮肤上有人眼几乎见不到的细小破洞,底下都像有水流经过,又像有物在轻轻蠕动,啃噬他的血肉。

他到底沾上什么鬼东西了?宁小闲想了想,伸手扶住他脑袋。

“姐姐?”皇甫铭睁开被烧得发红的眸子,满眼疑问。

“放松些。”她翻了翻他的眼皮,发觉他的下眼睑有丝丝红线纵横交错。

“怕是有寄生物。”她取玉勺抹了些许膏药在他掌心,轻轻涂匀。

药物见效很快,不一会儿没了踪影,显然被肌肤尽数吸收。皇甫铭察觉到手上传来了紧绷的感觉。

宁小闲取出匕首獠牙,在他掌心划了一道口子。她下刀很深,斜斜地切入肌肉小半寸,可伤处却没有半滴鲜血涌出。这就是方才涂上的药膏之效了。

她抬头交待皇甫铭:“会有些儿疼,你忍忍。”

他懒洋洋道:“小疼小痛自不在话下,你只管放手施为就是。”

宁小闲捏住他掌心,用力往外掰开。伤口裂开,里面的肌肉外翻,露出了鲜红的纹理。掌心乃是人身上最转变发展方式是通过四点来实现的:一是坚持扩大内需方针娇嫩、痛觉神经最丰富的部位之一,可是皇甫铭果然连眉毛都不动一下,仿佛这不是他的手。

两人眼力均好,立刻就看到伤口当中有密密麻林的红色细丝一闪而过,那种密集的程度都能令人看了头皮发麻。她掰开得越深,这些红丝就往肌肉里面钻营得越快。

皇甫铭瞠目道:“这是什么东西?”有这种不明生物在身体里面爬来爬去,想必他也觉得毛骨悚然。

宁小闲不答。从身上又取出好几种颜色各异的药粉,一一洒入伤口里面,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发觉红丝像是很怕见生人,然而这些药粉对它们基本都不生效。

见识还是太少了,若长天在此,估计第一时间就判断出了症因。不过他若在这里,不把皇甫铭一掌掴死就不错了,哪还会给他治病?她脸上忍不住浮出愁闷之色。

这时皇甫铭更加不济,眼皮都快合上了。“别睡。”她轻轻摇了摇他的肩膀。“睡着了就未必醒得来,这虫毒有些猛恶。”

“虫?”皇甫铭眼中都露出两分昏沉,却还强打着精神道。“你慢慢来,我现下不难受了,脏腑反而暖洋洋地有些舒坦。”

宁小闲愕了一下,失声道:“你说什么。脏腑反有暖意?”

皇甫铭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睡意:“嗯。像泡在热水里头,还有些儿舒服。”

一个念头浮上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莫非是……”她喃喃说了声,在皇甫铭身边洒落一圈细细的粉末,恰好将他围在中间,随后才取出一枚珠子,令他含在口中。

这珠子才一入口,就有充沛的寒气溢出。让皇甫铭一个激灵,如坠冰窖。瞬间从皮肤一直冻到了脏腑里,似乎就连骨髓也要凝结起来!就这么几息功夫,他的嘴唇都变成了紫色,连呼出的气都是冰寒的白汽。

不过这样一来,睡意也被冻去了大半。皇甫铭不惊反喜,因为他此刻内视,已能看到身体当中这些细小的红丝虫也被冻得簌簌发抖,连爬速都慢了下来,显然很不喜欢低温,却僵而不死。

他缓缓睁眼,见宁小闲从怀里取出一只白色玉瓶,拔开塞子,倒了两滴鲜红色的液体在玉碟之中,放在他掌边,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淡淡的腥气。皇甫铭奇道:“血液?”

宁小闲全神贯注地盯着他的手。只见皇甫铭掌中的伤口居然发出一阵蠕动。再仔细看去,其实并非是他肌肉运动,而是那些细若发丝的红虫争先恐后地挤了过来,在伤口徘徊了一阵子,就开始集群结党往玉碟那儿冲去,像是无法抗拒那几滴血液的气味。

红色的怪虫,在地上形成了一条蜿蜒的红痕,从皇甫铭掌心一直绵延到玉碟当中,偶有离队的,也被她撒在地上的药粉所阻,最后还是爬回了队伍当中。

皇甫铭奇道:“这是什么血液?”

“金鸡的血液。”宁小闲眼都不抬,确定血液对红虫有效之后,干脆将玉瓶放在碟子旁边,“金鸡为百邪克星,寻常毒虫猛蛊都避之不及。然而对这些虫类来说,天生死对头的血液却也是最好的饵料!”

碟中的血液只有几滴,对虫子来说本就是僧多粥少,舐得盘净还不过瘾,此刻嗅到玉瓶中还有金鸡血的气味,立刻转头爬了进去。过不多时,皇甫铭掌中的伤口都不再有新的红丝虫爬出,想来是都被引了出来。

她小心翼翼将瓶盖塞紧了,这才收进起,一边道:“你含在嘴里的,是有七百年道行的天蜈脑因此中的内丹,属性冰寒。我平时都用它来镇酒。这些虫子本不耐冻,金鸡血又是阳气十足,对它们此刻来说是雪中送炭,所以基本都被钓出来了。”皇甫铭翻了个白眼,她只当没看见,“若我未料错,这是古代毒虫中极难对付的一种——恙虫!”

这话说出来,皇甫铭都是目光闪动:“这就是恙虫?”(未完待续。。)

ps:啦啦啦~~粉红票不到60票,所以今天不用加更~看我脸上的表情(o^_^o)

话说明天不仅是三八节,还是水云生日,要和爹娘、老公出去外头吃饭、泡温泉、k歌、看电影喽~~~~

同时祝所有书友mm们~女王节快乐!

3月6日:

粉红票致谢:珠圆润玉圆润、絶鈑貨(2票)、小寒1016、金星闪烁(2票)

打赏致谢:isa634(平安符)

钦州治白癜风专业医院
兰州早泄
石家庄蓝天中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