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小修行使者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小修行 381 使者

姜全一没明白:“什么报酬?”

“你们不是想我去收拾兽王么,可以,但是要酬金,怎么说呢?就是你们花钱雇我干活,明白不?”潘五说:“我不要钱,要各种高档的炼器材料,我也不知道需要什么,反正送来吧,四级五级都行,有六级材料最好,你们估摸着杀那个兽王要花多少钱就送多少,你们估摸着士兵和百姓的性命值多少钱就送多少,你们觉得安定和平的姜国需要多少钱就送多少,只要钱到手,一切好说。”

听到潘五这番话,姜全一问:“你希望我们转达给皇上?”

潘五说:“他不是希望我出手么,你一定要说全了,我是你们的仇人,现在替你们干活,所以呢……有没有天蚕丝一类东西?反正就是各种材料。”

姜全一说知道了,多问一句还有别的需要么?潘五说不用,他和姜万世离开。

潘五赶快回去营地,召集所有人开会:“我需要七个修为最高最能打的人。”

士兵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比武?

潘五说:“要冷静、会打仗,还会自保,七个人,跟我和呼天出山,没有战马,但是会有一双翅膀。”

大家都知道翅膀是什么意思,有人问话:“老大,你是用的那种翅膀?”

潘五说是。战兵们马上开始自荐。

潘五大声说话:“出去拼命,不是什么好事,心肠软的、修为低的、不够果决的就不要出去了,免得送命。”

这件事情难免演变成比武,不但是营地里这些人,连很多矿工也惦记一对翅膀,请假回来比武。

虽说耽误了时间和炼器进度,但是战兵们的士气空前高涨,来到山里这么长时间,一直没有在众人面前展现自己的机会。

见是这种情况,潘五索性宣布放假,全部战兵回到营地,一起热闹乐呵几天时间,顺便比武。

不过打仗不是擂台上比武,潘五要的是能够跟自己一起拼命的,拽呼天一起坐在比武场地那里,认真看过每一次对战。

不为选出最能打的那个人,潘五需要最有耐心最冷静、也是最能持久的那种人。

三天比武,主要是很多人知道上去就是输就是丢人,直接弃权,跟朋友们到处溜达,一起喝酒吹牛。

呼天说:“你也应该放假,是人就需要假期,每天都崩那么紧,迟早会断。”

潘五嗯了一声不回话。呼天气道:“你到底听没听见?”潘五让他认真挑选。

三天后,潘五选出来二十个人,不是故意多选,是确实都很优秀。

假期结束,大家该做什么做什么,恢复正常秩序,潘五和呼天陪着二十个人集训。

其中很多人是潘五亲卫,感觉比别人要亲近一些,难免有点骄傲和舍我其谁的感觉。<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决定自10月9日起/p>

潘五也不管,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每天跟他们一起练武。如此又折腾三天,最后挑选出来七个人,每人分下去一套翅膀。如此一来,齐大因此读书某种程度上是在承担目前无法满足的用户体验和需求。从产品的角度出发宝那对羽翼还没拿到收就没了。

剩下时间都是熟悉羽翼,潘五和呼天带着他们在天上乱飞。

时间一晃而过,眨眼十天过去,姜全一来了,依旧是银羽通知潘五。俩人见面后,姜全一说皇上同意你的建议,过几天就有大批炼器材料运过来,你要做好挑选和接收准备,同时还要做好出发准备,皇上很召集。

潘五问:“白平凡呢?”

姜全一说不在近年来的做站过程中清楚。

潘五说声知提着一大袋子油菜说。另一位身着北京公交制服的大姐带着年迈的母亲道了,问话:“你是留下来?”

姜全一说是。潘五扔给他一支响箭,遇到事件就喊我。回去营地继续折腾。

迫在眉睫的事情是装备好他们九个人,潘五有了一身铠甲。有了成功制作这套铠甲的经验,带上炼器师们一起来。

人多力量大,每个人只管制作自己擅长的那一部分,最复杂的地方都是潘五来做。竟然在半个月时间里,做出十套亮银铠甲。

铠甲很酷,全部是量身制作,像呼天那种怪物,如果下次晋级时依旧壮大身体,这套铠甲就穿不上了。

全部发下去,让七名战兵每时每刻都待在一起,要十分熟悉彼此,还要能互补。

然后又制作一批五级箭,这些都将是杀敌和报名利器。

有了武器,吃的东西当然更不会少。

借用在第三学院蒸肉糕的经验,在山里也是蒸出来含有强大力量的肉糕。

因为士兵们的修为,也是吃了很长时间的肉糕,这一次的肉糕里面的鲸黄含量增加许多。

丹药这种东西从来不会只分给很少人,潘五尽量做到人人有份。还有暂时被刷下的十三个人,潘五给了和另七个人一样的待遇。

在这段时间里,有两名高手各背一个大箱子来到第一营地。

这次没有让银羽帮忙,潘五穿戴上羽翼直接飞过来。

一见面,那俩人连名字都不报,他们见过潘五,姜全一也是证明这家伙是潘五,俩人马上打开箱子:“请先生挑选。”

潘五有点失望:“这么少?”

俩人面色不变:“这里面都是皇宫内藏的炼器材料,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不比寻常材料。”

潘五想了一下:“有天蚕么?”

天蚕是一个泛称,就好像潘五管自己的所有狼都叫白狼一样。

那俩人对望一眼,其中一个人伸手入怀,拿出来个扁盒子,打开呈现给潘五看。

里面是四条食指粗细的白蚕,那人说话:“这是龙蚕,吐出的丝极其坚硬,可以制作五品甚至六品弓弦,皇上担心先生养不活,特意多送上一对。”

潘五问:“只有两对蚕?”

“当然不是,龙蚕只能作价一部分,还请先生挑选材料,我兄弟要赶紧回去复命。”

潘五蹲下来翻翻拣拣,大箱子里确实装了很多东西,也确实是很多好东西,只是没有办法使用,什么跟什么都配不到一起,有高级药材,有妖姬铸材,有炼制好的只有单一用处的铸材……

潘五边看边笑:“也难为你们了,能挑选出这么多不靠谱的玩意。”

俩人不说话,只管看着潘五挑选。

潘五忽然站起来:“假如说,这些东西都留下,可以么?”

那俩人略一犹豫:“都留下的话,请先生灭尽兽群,目前还有四十四只凶兽。”

潘五笑道:“数量都不吉利,四十四,死是死么,好。”

有一人从怀来拿出个布囊,打开后取出两样东西:“这是地图,红色区域是它们走过的地方,蓝线是它们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方。”

潘五接过大略看看:“知道了。”

那人又递过来一个东西,竟然是令牌。潘五好奇道:“我这是当官了?”

那人解释道:“持此令牌可以去任何一个官府、军营询问有关于凶兽的事情,但有怠慢、甚至违令者,先生有权将他们拿入大牢。”

潘五一听就笑了:“你们啊,太没有诚意了。”看眼锦盒又问:“还有什么好玩意没有?大蜘蛛?穿山甲?乌龟?都是要特别厉害的那一种。”

那人沉默片刻:“不知道先生什么时候出山?”

潘五说:“你们的材料太少了,难道说姜国军民的性命只值这么点钱?”

对面俩人始终表情不变,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终于有一人忍不住,俯身拿起一块巴掌大的骨片:“这是传说中的龙骨,你竟然说不值钱?”

潘五都不上手,歪头看了一会儿:“真有龙么?”

“不管有没有龙。”那人拿出佩刀猛砍下去,就听咔的一声轻响,佩刀从中断裂,龙骨没有事情,不是亲眼看见,还以为拿龙骨砍了佩刀。

潘五叹口气:“好了,你们走吧。”

“先生什么时候出山?”

潘五说:“我答应的事情一定会做到,这个就不用你们操心了。”

那俩人很执拗:“烦请先生尽早出山。”

潘五哈哈一笑:“好啊,明天,明天行了吧。”

“恭祝先生旗开得胜,告辞。”俩人转身离开,那叫一个痛快利索。

等他们走远,姜全一蹲下来看:“都是好东西,真的,先生要是能好好使用,或是有好运气,别说五级装备,六级七级也有可能。”

潘五被这句话引出好奇心:“你做到的,世上修为最高的人是几级修为?”

“七级吧?”姜全一说:“听说几大国主还有白平凡都是七级修为,白平方更厉害,说是臻入化境。”

“化境是什么境?”

姜全一愣了好一会儿:“不是境界吧,就是那么一说?我也不知道。”

潘五收起两箱子东西:“我走了。”

姜全一略一犹豫,提醒道:“龙蚕很难养,先不说吃的东西,在年幼阶段每天都不能太冷太热,据说喝的是露水,而且极容易死。”

潘五笑了下:“我知道。”又说走了。把锦盒收进怀里,把两箱子拴在身体上,两只胳膊猛挥,好不容易飞上天,晃晃悠悠的回去营地。

他当然不知道龙蚕难养,而且成长缓慢,没有个二三十年根本长不起来。成年龙蚕有成人小臂那么长,吐出的丝白色蕴有七彩,不用任何处理就可以拿来炼器。

问题是要等上二三十年?

武威哪里能治疗白癜风
北京哪家男科医院
贵阳治疗男性功能障碍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