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巨龙法师第一卷会武功的火法师第五十二章风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巨龙法师 第一卷 会武功的火法师 第五十二章 风萧萧兮壮士行

“嘘嘘,拉尿,嘘嘘是拉尿的意思。”史可奇蹲着谆谆引导道,小蓝在他对面,两人大眼瞪小其实一个奢侈品公司还是要考虑成本的眼,半天没尿出一滴。

“不会吧,一个时辰前喝过蛮多水的,是不是你尿道堵住了。”史可奇举起小蓝拨弄着某种条形的还长些疙瘩的小丁丁,一股水强劲有力的喷在他的眼睛上,“啊”他嚎叫起来去洗眼睛,像一头母猪被大象强奸般发出的惨叫声。

“小蓝,下次你再尿我眼里,我发誓一定阉了你。”

一人一蛇在山庄过了好几天神仙般的日子。

至于龙大侠提出的水猴子事情,由于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夏侯浪派过一个庄中高手去处理,得到回报说没见到怪物,这事就放一边置之不理。

龙大侠本来愿意跟去看看,可想起强悍威猛的母水猴子,心里掠过一片巨大的阴影,还是算了。

早上,史可奇带着小蓝在园边赏花,这座占地半亩的花园位于藏剑山庄中心,有一半的地种上海棠,另一半种些茶花月季秋菊之类。大片的四季海棠开的正红,如红红的女人脸,茶花月季花白的粉的娇嫩异常,而秋菊的花季还早。

虽然海棠无香,但其它花朵散发的淡淡香味弥漫散开,清香扑鼻,满园花色。文人的雅恨是海棠无香,史可奇的俗恨是这么多花到底有哪几种可以吃,小蓝仿佛知道他的心思,张开嘴嗒嗒作响,两个吃货一对活宝。

“小蓝,你毛没长齐,不许做采花大盗,呃,好像不对,你都没毛。采花不要踩花,等会你会被打死的。”史可奇冲着窜去采花的小蓝喊道,引起偶尔路过的几个仆人侧目,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告诉主人。

见小蓝一边采花,一边往嘴里塞,越走越远进入花丛深处,史可奇怕它真的糟蹋完这园花,快步过去把它抓起来,这家伙的小爪子还紧抓住一把海棠。史可奇夺过几片一尝,一股青涩的味道瞬间充满口腔,呸呸呸,他吐了出来。

“嗬嗬嗬”一阵不似人类的怪笑传来,是小蓝,只见它爪舞足蹈,指着地上一小堆花的残渣,嘴角咧到耳根,露出两排细小而锋利的牙齿。

“小小年纪这么狡猾,自己不吃吐在地上,就想坑我一把!”史可奇单手提起小蓝,另一只手撸起它尾巴揍了一下小小的屁股。

突地,不远处的一座院子传来女人哭哭啼啼的声音,有奸情?史可奇脑补一个画面,蹑手蹑脚走到花园月亮门后,将整个身子藏好,伸出小半个头,朝外一扫,迅疾的缩回头。

原来是少庄主和他小妾,没奸情看了,扫兴,史可奇想。

只听夏侯凯道:“父亲是领头的,如果我不去,别的武林人还会带上他们的子侄吗?我答应你有危险就各区(市)县将落实到了乡镇(街道)、村组(社区)逃回来。”

“妾身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但灵儿还这么小,你一走,我在这个家的日子更难过了。”小妾低低抽泣道。

“好了,谁敢欺负你,尽管告诉我,都是一家人,如果受点小委屈就忍忍,等我回来。”夏侯凯不耐道。

“你在偷看什么?”一只手伸出拍了下史可奇的肩膀,他被吓了一大跳,缩头一扭看是龙大侠,抬起右脚虚踢一下,并将手指放在唇边示意不要做声。

再伸头看去,那边一个人影都没看见,史可奇没好气道:“刚刚上演了一出离别,你一来就落幕了。”

“谁?”龙大侠问道。

“少庄主和他如花似玉的小妾。对了你知道他要去哪?”

“我正要和你说这件事,蛮族人不把大翰人当人看,屠城灭族任意虐杀,我们决定给他们一个教训,你去吗?”龙大侠有些玩味的对史可奇说。

“我要考虑一下,不是怕死,而是我肩上还担负着其它的东西。”史可奇垂下头道。

“理解,如果决定好了告诉我,等你。”龙大侠不再劝,拍拍史可奇的肩膀刚想走开,却习惯性留下一个扯破布的屁音。

“龙大侠,你踩到青蛙了。”史可奇道。

“踩到青蛙是什么意思?”

“你想想青蛙的下场就明白。”

“青蛙?最多死了,还能怎样。”

“肚子破了,肠子流出来,叫爆肚烂肠。”史可奇笑道。

“……”

等看不到龙大侠,史可奇对着小蓝道:“小蓝,现在的我是不是过于犹豫,不敢义无反顾。哎,算了,反正你听不懂。”

小蓝点点头抬起腿,搭在史可奇的小腿上,做出某条哺乳动物样的常用动作,然后在他一头问号的注视下,急速的喷出一泡尿。

“……如果我挂了,你最好阉了自己,别人才不纵容你。”史可奇没好气的说。

狼烟四起,高州的驿道上快马不停奔驰,武林紧急令出天下,南来北往的武林人在高州城汇合出发,共计一百五十六人,武者一百二十二人,法师三十四人,史可奇最后决定加入这次行动。

出发前,史可奇建议庄主先训练那些武者和法师。

“怎么练?少年人你告诉我?”夏侯浪眯起眼睛道。

“排队形,听口令,统一使用长兵器杀敌。法术师统一远程攻击,比如合理安排法师分段施法,持续输出法术,保持最大的杀伤力。我亲眼见过普通的士兵列阵竟然可以抗击骑兵,如果换成武林人效果应该更好。”

“少年人,想法不错,告诉我在这里的那么多高手,你认识几个?”

“除了寥寥几人,其余不认识。”史可奇迷惑道,不知夏侯浪这句话的意思。

“这就对了,这支队伍里有一些人我都叫不出名字,江湖人散漫惯了,为了大义有的人可以去死,但为了散漫的自由他也可以翻脸。我只是名义上的头,不要进入话本小说的幻想,江湖至尊号令天下,或者振臂一呼从者云集。何况我不是江湖至尊,如果一支不受你完全掌控的队伍,贸然列什么阵,强行去推动什么,最终必反受其噬。”

“这些人之所以能来,还是受过我恩惠的人居多,强行弄什么训练,练完就恩断义绝了。”

史可奇似懂非懂的点了下头,用现代词来形容就是不明觉厉。夏侯浪也没指望史可奇一下子能明白江湖人的性格,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小蓝,你自己走吧,其实我不想参加这次送死的行动,还有几件要紧的事没做。但不知怎么回事,听不得蛮人残杀妇孺屠城的残暴,脑袋一热就加入了。应该回不来了,不要陪我一道送命,走吧。”史可奇带小蓝走到一个无人角落,对它说。

小蓝眨巴了下眼睛,脑袋一歪,似在理解史可奇说的话。过一会,抱住他的腿,长而细的尾巴来回扫动。

史可奇心里一酸,差点掉下眼泪,小蓝极可能把他当成父亲了。他狠下心掰开它的爪子,喝令它站着不许动。

小蓝被这声大喝吓的一抖,史可奇从来没对它吼过。它长长的嘴巴一扁,似乎要哭,但没发出声音。

黄昏的阳光温暖着大地,也温暖着无数的生灵,可长夜已虎视眈眈,准备用冰冷的黑色覆盖天地。

史可奇转身大踏步离去,不再看小蓝一眼,泪悄然滴下,如同这片大地时刻上演的各种悲伤,有时候,泪水很重,有时候,不如狗尿。

小蓝木在原地,目送史可奇离开,高而鼓起的眼眶湿润了,这一刻,它感觉世界暗了下去,黑夜降临。

蛮族大汗乌可纳这次召集本部兵马十几万,是他统一草原后第一次大规模出兵,心里忐忑不安,原本存了劫掠一番或者打个败仗即远遁的念头。

北周是带甲之兵百多万的泱泱大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威名远播,在周边蛮族部落可谓是天朝上国。

谁知一个三万多的先锋部队在后有追兵前有重兵的险恶环境下,竟轻松的破掉一个州城,这让乌可纳信心大增,一个更为大胆的想法在心里埋下,乃至生根发芽。

幽州城外,蛮族其余几万骑兵押着劫掠来的财物,数万即将成为奴隶的青壮和女人大摇大摆的返回草原。

余下主力十万大军扎营围城,想试试能否更进一步,已经攻打了两天,幽州城险象环生勉力支撑。

北周遭受两面夹攻,南部的高州承受南朝的攻击,也守的异常艰苦,根本没有多余的兵力支援幽州。蛮族在击败了两路北部援军后,幽州城的处境更加不妙。

三更天,黑色伸手不见五指,在离蛮族大营南面的十里外,一支百余人的队伍悄然无声的行进。

夏侯浪观察蛮族大营一天,确认了大汗位置,将人数较少的西面作为攻击点。

蛮族骑兵很少立寨扎营,他们的军营扎的稍显凌乱,粗粗一看,偷营是不错的选择。

但马背上的民族连晚上睡觉,弓箭弯刀都要放在身边,一有情况,第一件事不是穿衣扣甲,而是先把武器拿到手上,迅速进入战争状态。

更主要的是,除非有大规模骚乱或杀伤,蛮人遇袭根本不怕,单人单刀即可迎战,不杀死敌人誓不罢休。

大翰人军令严苛,遭到出乎其料的偷营,也不敢擅自妄动,有情况一级一级往上报,往往陷入兵找校尉,校尉找将,将找帅,乱成一锅粥。

钦州医院哪白癜风好
小孩拉肚子怎么回事
混合性阴道炎很难治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