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只是在描述人民警察这一章节时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0-04-01

梁弓的《父亲的天安门》(2011年第12期《小说选刊》)这篇小说总的说来还是颇具文学性,只是在描述人民警察这一章节时,我觉得太离谱。警察怎么仅仅听信村主任戴爱民的一面之词就怀疑唐文河偷钱,并把唐强制传唤至派出所呢?其间,警察还对唐暴力相向。在派出所里,警察对他刑讯逼供,追问那三千元的来历,也不尊重唐文河的个人隐私。实际上,现实中的人民警察办案程序绝不是这样,人民警察也不会滥用约束性警械。稍稍用心追问文本情节的真实性,会得出梁弓笔下的警察形象系想象所致的结论。因为《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第8条规定,人民警察依法执行任务,遇到违法犯罪分子可能脱逃、行凶、自杀、自伤或者有其他危险行为的,才可以使用手铐等约束性警械。

金意峰的《祝家庄》(2011年第10期《西湖》)中的“我”大学毕业后待业在家,不经意间被卷进一桩人命案之中。“我”因闲极无聊,遂到河边逛逛,便认识了郑婷婷,且爱上了她。有一天,“我”在练歌房唱歌,结果被一帮人无缘无故地暴打了一顿。祝家庄有人告诉“我”被打的原因,是因为“我”和一个男青年同时爱上了一个叫朱丹丹的姑娘。事实上,“我”根本就不认识朱丹丹。河上漂起朱丹丹的尸体,警察便怀疑是“我”害死了她。警察说:“不是你玩弄她又把她抛弃了,然后她找人在卡拉OK厅打了你一顿,你怀恨在心想弄死她吗?”因此,“我”被关押起来了。好多天后,“我”才获得自由。后来警察才知弄错了,他们把郑婷婷和朱丹丹当成同一个人了。

两篇小说中都有“葫芦僧判葫芦案”之嫌,究其原因是人民警察没有牢固树立证据意识,没有经过艰苦细致的调查研究,仅凭主观臆断便对他人采取强制措施,这不符合社会主义法治的价值追求,与公安机关的宗旨相违背。小说中的人民警察没有维护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没有以法律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没有严把证据关,严把法律关,更不用说文明执法了。这些警察的乱作为漠视了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忽视了人民群众的呼声,伤害了老百姓的情感,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

孙春平短篇小说《窝边草》(2011年11月2 日第1 版《光明日报》)中的人民警察也是如此,凭表象就认定魏小兔偷了郭老师家里的东西。派出所民警一见到郭老师,便问她丢东西没有?警察的问话具有暗示性、诱导性,与前面列举的文本中的警察类似,他们事先已作了“有罪”推论,言外之意是让郭老师举证魏小兔有偷窃行为。再看看凤鸣的短篇小说《看录像》(2011年第11期《作家》)中的李三刀组织几个男老师看录像,派出所知道了,竟要他们交罚款,真是荒唐可笑。姜翕芬“三农”系列第二部《留村察看》中公安局副局长形象糟糕透顶。

……,……

综上所述,警察言行在作品中是失真的,警察形象是作者眼中是他者形象,正如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形象一样,遭到了歪曲、解构。要言之,当下,有相当大一部分文学作品中的警察形象系作家想像所为,这些警察不像警察,耍特权、滥用强制措施等,品德败坏,与现实格格不入。

以上所言不是一个小问题,它关乎国家形象、民族精神,写下此文,旨在引起有关部门重视。当下文学作品中的涉警题材比比皆是,如何维护人民警察形象应提上议事日程。10年前,像著名公安作家王仲刚等有志之士向公安部建言,说荧屏上的公安题材影视剧泄露了侦破手段、宣扬暴力 等,有关部门闻讯立马采取措施。如今,本人微弱的呼声能否引起有关部门的警觉?

张友文简介:自号功不唐捐斋主,笔名碰乡、永伏,湖北省荆州市松滋(县)市南海镇永福村人,系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新文学学会会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协会)理事。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二级警督。主办公安文学网:http://youwen20 9.blog.16 .com/ 。出版三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聚焦公安文学》(湖北警官学院院级重点项目)和《盘点公安文学》(湖北省教育厅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

(编辑:符素影)

玉林鸡骨草怎么吃重庆妇科医院哪家好北京丰益医院李建平

贵阳治疗癫痫病最新方法
合肥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怎么样治疗盆腔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