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官场风云正文正文第章我管定了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1052章我管定了!

车子一连窜了好几个小巷子,张宏强对江城的大街小巷都很熟悉,走起来驾轻就熟,他现在想做的就是把后面跟踪的尾巴甩开,不过张宏强显然小看了对方的能力,从始至终,对方的车子都紧紧吊在后面,不过很快,张宏强就发现了异样,现在跟着他们的车子已经不是最开始那辆,发现这个,张宏强便有些苦笑,这说明对方跟踪他们的人应该是分了两组,甚至是更多,一组被甩掉了,另一组立马跟上了。

“曾局,甩不掉他们,咱们直接去安平会所了。”张宏强觉得甩不掉,也不想再浪费功夫了,领导也没吩咐他一定要把跟踪的人甩开,他只要把曾静送到安平会所就行了。

曾静听到张宏强的话,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啥。

车子要直接开去会所,张宏强也没再拐弯绕路,沿着最近的直线距离开去,约莫过了七八分钟后,车子便停在了安平会所门口。

“曾局,您进去吧,里头有人接您。”张宏强道。

曾静闻言,点头下车,从会所的大门进去时,曾静心侯建芳去郑州找到专家求救里便隐隐猜到是谁在会所里等她,果不其然,看到陈兴的秘书于致远站在大门内侧时,曾静眼里露出一丝苦笑,真被她猜中了。

陈兴,是她这时候最想见,也是最不愿意见的人。

“曾局,外面有人跟踪,所以我就没到门口去,还请您见谅。”于致远笑着跟曾静解释了一句,也只有曾静让陈兴如此重视才会让他特意解释一下,否则换成其他人,于致远也不会多费口舌。

于致远不知道曾静此刻复杂而又矛盾的心情,又笑道,“曾局,市长在楼上等您,我带您上去。”

带着曾静上楼,于致远将曾静带到房门口便站住,让曾静自个进去。

全球化不可阻挡的洪流将继续激发发展中国家的活力。这些国家在经过盘整之后将更具稳健动力 房间里,陈兴听到门口的动静时,一下站了起来,看到站在门口的曾静,陈兴眼里闪过一丝激动,转头看了于致远一眼,陈兴压制着自己的心情,“曾静以便让人们在更开放的诗歌可能性中,林刚没为难你吧。”

曾静走了进来,于致远这时候也识趣的把门关上,自己在外面守着。

屋里,只剩下了陈兴和曾静两人,曾静有些沉默,神色复杂的看着陈兴,“陈兴,谢谢你。”

“谢我干什么,你跟我还这么见外不成。”陈兴苦笑了一下,两人见面,没有预想中的兴奋和激动,相反,却是有些尴尬。

“坐吧。”陈兴对曾静道。

彼此在沙发上坐下,陈兴看着略显沉默的曾静,犹豫了一下,终于问出了自己心里的一个疑问,“曾静,林茂真的是你杀的?”

“是。”没有任何的犹豫和狡辩,曾静当着陈兴的面,很是痛快的承认。

得到这个答案,哪怕是已经有心里准备,陈兴眼部分业主还指出里依然有震惊,有痛心,有理解,但更多的仍却是不解,心痛道,“曾静,你不应该这么冲动的,你之前已经收集了林茂的不少罪证,再加上有我在江城当市长,你的老领导郑忠强现在又是市局局长,难道你还怕收拾不了林茂吗?你怎么就选择了这种最极端的方法。”

“我找的几个愿意站出来指证林茂的人,其中有两三个原本答应,但最后又突然变了卦,因为他们害怕林刚,林刚位高权重,他们怕最后没办法让林茂受到法律的制裁却反而遭到林刚的报复,所以他们退缩了,这也让我意识到了自己之前想的有些天真,就算有你的帮忙,最后能让林茂受到法律的制裁,但只要林刚一日还在职位上,林茂即便是进去了,那他依然能变着法儿继续在外面逍遥,我自己在这个系统呆了这么久,见过太多阴暗的一面。”

曾静说着,顿了一下,又道,“有钱有势的人,他们被判了刑进了监狱,但无非只是象征性的进去呆个几天,很快就能办个保外就医出来逍遥,甚至还有其他更离奇的手段,以林刚的权力,就算林茂进去了,他也能让林茂很快出来,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我想让林茂受到该有的惩罚,法院不会判他死刑,就由我来判他死刑。”

听到曾静的话,陈兴久久无言,他不知道该说曾静什么,更没法去指责曾静什么,作为一个成年人,曾静有其成熟的思想和理智,对方选择这么做,那就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后才会这么做,他无权去说什么,更何况,现在指责又有什么意义?

“曾静,你至少该和我商量一下,就算要做,咱们也可以从长计议不是。”沉默了许久,陈兴苦笑道。

“我真要和你商量,你一定会反对的,不是吗?”曾静摇头笑笑,“再者,我不能害了你。”

“唉,你说这话就是和我见外了,不过你说得对,你真要告诉我,我只会阻止你。”陈兴叹了口气,“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啥意义了,当务之急,是如何帮你解决眼前的麻烦。”

“解决不了的,林刚应该是掌握了一些线索了,所以他才刚动手抓我,虽然他这次行动是仓促了点,但回头只要他把证据公开,别人也会谅解他作为一个父亲想要抓杀害儿子凶手的迫切心情,所以他就算违反了一些程度,也反倒没人会去深究了。”曾静摇了摇头,“陈兴,我的事你就不要管了,我不想趟进这淌浑水,你有着大好的前程,又何必去给自己惹麻烦?”

“我要真的不管你的事,那我还算一个男人吗?”陈兴定定的看着曾静。

一句话,让曾静身体剧震,抬头看着陈兴,曾静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曾静,我觉得一个成功的男人,除了事业上的成功,他应该是一个有情有义,有血有肉,有丰富情感的人,一个冷血的,没有情义,没有情感的人,就算事业再成功,那又如何?无非是一个行尸走肉而已。”陈兴看着曾静,“我不是一个好男人,但你的事,我管定了,在我心里,你曾静是我的女人。”

“陈兴,你……”

曾静喃喃自语着,眼里泛出了泪水,傻傻的看着陈兴,说不出话。

合肥哪家男科医院好
辽阳治白癜风
福州哪家医院白癜风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