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寻龙霸主第一百二十一章村子有鬼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寻龙霸主 第一百二十一章 村子有鬼

“去疾?这名字倒是有趣!”秦祺笑道。

“你们进来吧!”村妇招呼二人进来后,又仔细地将院门插好。

“想来你们还没吃东西吧,若是不嫌弃的话我煮碗面先将就吃些,山野村户也没什么好东西招待的!”村妇的态度并不冷淡,但却也説不上热情。

“我们也不过都是山野之人罢了,哪有那么多讲究,那便有劳大姐了!”柳依依笑道,而后四下打量着周围。

屋子算不得简陋,但也谈不上多么讲究,只是日常用物几乎占了大半,但尽管如此却被村妇归置得井井有条。

繁而不乱,多而不杂,显然这是一个勤劳持家的女主人。

片刻之后,两碗汤面便被端到了二人面前。不得不説,这样的味道在城里那些酒楼里是永远品尝不到的,二人虽不致狼吞虎咽,但也吃得干干净净。

“大姐,你们这村子里的人不多啊!”秦祺笑道。

“一个村子还能有多少人?比不得你们城里!”村妇一面收拾一面答道。

“可为什么那么多人家都锁着门呢?”柳依依插话道。

“没什么,二位明日一早便离开这里吧!”村妇在説这句话时显得心神不宁,闪烁其词。

这自然被秦祺看在眼中,但却也不好多问,又与那村妇闲谈了几句后,便和柳依依去了偏房休息。

“我总感觉大姐有什么事!”柳依依很认真地説道。

“既然她不説便有不説的道理,明日一早你留下些钱,我们还是得尽快回青云城!”秦祺微微一笑説道。

山村的夜格外静谧,除了不绝于耳的虫鸣之声外便再难听到其他响动。

而那大黑狗“去疾”似乎也很老实,自秦祺看到它后就趴在门口不叫一声,而且甚至连看都不Nod的使用价值将难以估量。看上秦祺一眼,但它的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过那扇破旧的院门。

现在秦祺对这只大黑狗的兴趣要远远大过于村妇的闪烁其词。

或许是因为太累了,又或许这山村中静谧的环境让人身心放松,这是秦祺接连几日来第一次安然入睡,但柳依依却似乎毫无倦意。

柳依依的头枕着手臂,静静地望着秦祺,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

“大荒妖女”心如蛇蝎、残忍嗜杀,有多少大荒武修垂涎于这妖女的倾城之色而最终命丧黄泉。

又有多少大荒武修因xiǎo觑了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而最终染毒而亡。

世人只知道大荒妖女,却忘记了她叫柳依依,因为人们最关心的是怎么得到她,却并不关心她叫什么,更不知道得到她的代价是什么。

柳依依善毒,虽不及司鸿桀,但让人悄无声息之间葬身毒蛊之下却也是手到擒来。

因为得不到,所以便有恨,但又惧怕于那种千变万化的毒蛊,所以便有了“大荒妖女”这个称呼。

而柳依依却并不在意,因为她根本看不起那些男人,或者説她看不起除了师父司鸿桀外的所有男人,既然看不起,所以柳依依便不在乎。

柳依依去过的地方很多,除了龙族和雷族以外,其他五族几乎都留下了柳依依的脚印,所以她杀的人也遍布五族。

而“大荒妖女”这四个字也传遍大荒五族。

直到柳依依遇到了秦祺,初见秦祺之时在自己的眼中这不过是个模样还算俊俏的少年罢了,仅此而已。

然而第二次见到秦祺是自己被应龙追杀的时候,在面对鼎鼎大名的龙神时,自己第一次感到了绝望,因为自己的一切用毒手段对应龙都没有任何作用。

就在自己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又遇到了秦祺,自己始终觉得这是上天的安排,秦祺的挺身而出让自己心生感动。

或许这是自己第一次对一个男人心生感激,但令自己记忆最深刻的还是在青帝城外的那一刻,秦祺因为什么“幽州八鹰”一言之辱怒而杀人,甚至因为自己而不惜开罪青帝城守城武修。

经历这两件事后,秦祺这个名字已经烙在自己的心底。

最后自己被长天囚禁,秦祺更是义无反顾单枪匹马地来到自己的面前。

细想起来自己与秦祺不过相识半年,见面也算不得多,但经历的每一件事都足以刻骨明心。

柳依依知道,为了秦祺自己可以放弃任何东西,哪怕是自己的生命。

柳依依在一个地方不会超过一个月,但为了秦祺,柳依依将这个已经保持了近十年的习惯彻底抛弃。

因为珍惜所以不想放弃,因为不想放弃,所以有些事、有些习惯也便必须放弃。

秦祺入睡时的恬静让柳依依着迷,或许有朝一日寻得一处山林、守着一所茅屋、瓜田李下厮守一生,这世间的一切纷扰都与自己无关,只做上一对山野村夫。

吼——

正在此时,门外传来大黑狗“去疾”的低吼之声,这是一种极为压抑的吼声,似乎声音在喉咙间徘徊,不是胆怯,而是蓄势待发。

与此同时,本已熟睡的秦祺突然睁开了眼睛,柳依依诧异地问道:“怎么了?”

“去疾在叫!”秦祺答道。

“那又如何?谁家的狗不会叫!”柳依依笑道。

“不一样,我听得出来,去想做人人敬我看到了期待的人群。他们很开心仰的高手就拿出你的实力疾发现了什么,它这是在示警!”秦祺眉头紧皱着説道。

“示警?没有什么异常的气息啊?”柳依依疑惑地説道。

秦祺闻言后轻轻地摇了摇头,“不是人!”

“不是人?那是什么?那不成还是妖兽么?”柳依依有些难以置信,这方圆数百里怕是连个凶兽都没有,更别提妖兽了!

“或许是,也不是!我出去看看!”秦祺迅速穿好衣服,而后起身便向外走去。

柳依依正要跟上去,却只见秦祺説道:“你在这里等我!”

待得秦祺走出门后,却只见院门大开,那村妇和大黑狗“去疾”早已不见了踪影。

秦祺面色微变,虽然不明所以,但却有种危险来临的直觉。

秦祺缓缓向门外走了走去,虽然没有释放出龙元之力,但却也已是蓄势待发,他没有拔剑,是因为他怕自己拿剑的样子会吓到这里的村民。

村子里的路一片漆黑,使得周围更添了几分诡异。

没有那村妇和大黑狗的影子,更听不到任何声音,似乎刚才的那一切都是幻觉。

但秦祺却注意到了之前尚且还有人的几间民舍此时均是院门大开,人去屋空,似乎村民都瞬间消失了一般。

呜——

正在此时,秦祺隐隐听到村子远处传来一道幽咽的哭泣之声,在这样的环境下显得格外阴森恐怖。

“哼!故弄玄虚脱险后!”秦祺双瞳骤缩,口中冷哼一声,而后想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迅速急掠而去。

瞬息之后,秦祺来到了一处乱石之间,然而却仅仅只发现了乱石,除了乱石之外甚至连一只xiǎo虫都没有没更别提什么人了。

秦祺释放出自己的龙元之力,而后想周围缓缓扩散而去,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发现任何异常的气息而不致有所遗漏。

但依旧一无所获。

呜——

突然,同样诡异的声音再度出现,只不过这一次是在秦祺刚才所在的地方,也便是那村子之内。

几乎同时,秦祺身形拔地而起以更快的速度向那声音掠去。

空空如也。

秦祺的眉头已是皱成一个结,令秦祺担心的并不是这道声音由谁而发,而是村子里消失的那些人究竟去了哪里。

正在此时,秦祺面色大变,失声惊呼道:“糟了!”

同时周身豁然腾出一道金芒,而后向着那村妇家中飞掠而去。

然而当秦祺站在空荡荡的屋子里时,脸上再没了方才的镇静。

柳依依,消失了。

就在秦祺离去后仅仅片刻之间,柳依依就这么消失了,似乎原本就不曾出现在这里。

秦祺只觉自己的心如同跌落万丈深渊,脑中已是一片空白。

“依依!”秦祺失神地大喊道,而后翻遍屋子的每一个角落。

“什么都没有,依依!”秦祺纵声狂吼,周身金芒璀璨如一轮耀日,澎湃而狂躁的龙元之力瞬间透体而出。

嘭——轰——

秦祺所在的房屋瞬间被强大的龙元之力摧毁,化为一片灰烬,甚至连一片完整的砖瓦都没留下。

随即,村子里木门爆裂的声音不绝于耳,秦祺的身影急速穿梭于各个院落之间。

秦祺从没有感到过如此的无助,他并不怕敌人,更不怕危险,他只怕柳依依会出事。

秦祺突然后悔没有让柳依依跟着自己,原本是想保护她,却不料因此而让其身处险境。

秦祺有些失神,怔怔地站在村子里那条幽长的xiǎo路上,xiǎo路两侧则是早已化为木屑的大门。

这个村子在一瞬间变为“*”,诡异的*,这不禁让秦祺感到害怕。

自己根本感应不到包括柳依依在内的任何气息,一切就这么被黑暗吞没。

“既然有鬼,那么我便让你彻底变成鬼!”秦祺疯狂地怒吼着,而后双手结成一道手印。

“摩呼罗迦!”秦祺的脸上泛着诡异而残忍的笑,既然找不到敌人,那么就让这里的一切毁灭吧!

金芒乍现,一道巨大的蛇首人身的金色虚像瞬间出现,而后刺目的金芒将周围百丈之内照得如同白昼。

紧接着,村子瞬间夷为平地。

邯郸治白癜风的医院
西安盆腔炎治疗费用
重庆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