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雅拉冒险笔记第三十五章最高评议官薇薇安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2  时间:2021-01-16

雅拉冒险笔记 第三十五章 最高评议官薇薇安

“通过实验,我已经证实了提案药剂的效果。”炼金之塔的会议大厅内,一身灰色长袍的学者站在会场正中央的讲台上,面对着扩音法阵严肃的说道:“测试结果已经通过记忆水晶投影在这块晶石屏上,根据这些数据我们可以看出,参与测试的十六类作物,在播种后撒播提案药剂,可以把它们的成熟周期根据原本成熟周期长短,缩短十五天到三十天不等。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如果能够大量应用提案药剂,可以全面提高农作物产量,以其中作为主要粮食作物的小麦为例,成熟周期缩短十八天,与之相应的,单位产量仅下降百分之三,依此数据计算,应用提案药剂后,一年周期内单位面积小麦产量按照播种次数不同,可以提升百分之十二到百分之十八,实验中产量提升最高的红玉根甚至可以达到百分之二十。提案药剂的出现,改变了普通肥料或现有助长药剂只能小幅增产的限制,由生长周期入手,将会从根本上变更农作物的种植节奏,因此,作为提案人,我认为提案药剂已经趋于完善,可以申请投入应用,而且由于这是涉及整个雅拉世界民生的成果,需要足够慎重的对待。”

这里是炼金之塔的会议大厅,空旷的大厅内今天聚集了三百多名旁听的学者。在大厅正中是一个被十多盏晶能灯照亮的讲台,参与最高评议会的每一个提案人都需要在这个讲台上进行陈述,并回答旁听者的疑问,在公众答辩之后,由提议人做补充陈述,再接受七名评议官的专业质疑,一切流程结束后,由评议官做出最终评判。所以,评议官的坐席与讲台遥遥相对,七名评议官坐在十米告的评议席上,每个评议席都是单独设置,评议过程中,评议官无法私下交流意见,这也可以保证评议中每位评议官思维的独立性,进而保证评议结果的足够公正。

“咳咳,提议人补充陈述结束。”隐身幕后,不参与实质性讨论的会议主持人的声音在会场内响起,熟悉的人都知道,这个声音属于炼金之塔本代掌控者,炼金学会的会长:“正如提议人所说,提案药剂属于农用药剂,重要性很高,需要足够慎重的对待。那么,按照会议流程,请评议官们行驶自己的职责和权力。”

会场上,有资格享受灯光聚焦待遇的,除了大厅正中的提议人之外,就是高局评议席上的七名评议官了,七名评议官身穿同样的黑色制式长袍,有男有女,年龄不一,举止神态也各不相同,有的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有的托着下巴凝望虚空,有的低着头在桌上写写画画的,似乎谁也没有仔细听取提议人的陈述,但当会议主持人宣布进行一下步流程的时候,七个人的目光同时变得尖锐,紧紧盯在大厅中央提案人的身上,如果提议人心理素质不够好的话,说不定只是这一瞬间,就会因为心理压力而崩溃。

“既然大家还都在思考,那就由我来开头吧。”主持人的宣告结束之后,会场上沉默了一段时间,最终三号评议席上的发言灯亮起,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缓缓响起:“对于农用药剂来说,成本因素很重要,成本过高的农用药剂没有任何意义,请问提案人,在你提交的实验报告里,可以看到每平方公里需要消耗药剂三十瓶,但是不知道你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隐去了每瓶药剂的成本,那么现在我需要像你求证,每瓶药剂的价格是多少。”

提案人没有马上回答,似乎犹豫了片刻,才开口说道:“价格并不高,每瓶按照市场价波动,在二十五到三十金币之间。”

“这已经很高了,就算按照二十五金币一瓶计算,提升的百分之十几的产量,也不一定能弥补药剂上的支出,除非提升农产品的价格。对于农产品来说,明明产量提升了,价格反而更高,这是很可笑的一件事。”另一个中年女性评议官应该是主要专精农用药剂的,第一时间提出了不同意见:“另外,我想提议人你弄错了,我刚才粗略的计算了一下,虽然不知并支持Kinect和Move体感设备。道你药剂的确切配方,但从你公布的辅料来看,成本已经接近二十八金币了,也就是说,除非你的两种主要成分成本不超过两金币,否则成本不可能控制在三十金币内的,所以我认为,你误把五号评议官提出的价格问题当成你的生产成本了,然而实际上,我们想询问的,是你销售时的价格,还是说,你准备免费发放给使用者?”

“价格方面的问题,我也在寻求降低的办法。”提议人点头道:“比如如果进入大规模生产环节,价格可以相应降低百分之十五左右。”

“那也还是太高。”第一个开口的中年男人摇头道:“不适合大范围推广,意义不大。”

“进一步降低价格的话,就需要寻找其他方法了。”提议人并没有因此而不满,作为研究者,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的栽培。他也很清楚自己研究的缺陷:“比如寻找替代药剂,或者精炼每种药剂的效果,但这需要在实际应用中慢慢进行,所以我现在提出提案,希望能先一步大范围推广我的药剂,让我也有更多的时间和资金进一步解决药剂的其他问题。”

“然而你的提案药剂有个最关键的问题没有解决。”少女清脆的声音从第三号评议台响起,对于突然传出的稚嫩声音,在场的与会者却没有任何惊讶的表现,对于他们来说,有个如此年轻的评议官已经是一件习以为常的事了:“土地中的能量和元素是不会凭空出现的,你说可以增产百分之十二到百分之二十,但是很显然你的药剂是不可能提供这部分能量的,那么这部分能量从哪里来?只可能是透支土壤中的能量来满足生长需要,我没有说错吧。”

“是的。”提案人叹了口气,点头道:“想要保证土地的肥沃,就需要增加休耕次数。”

“那么从一个休耕周期来计算,你的药剂真的能提升农作物产量吗?我认为很难。”另一个老人的声音提出了疑问:“另外,这样透支的结果,会不会对土地造成永久伤害?如果对大地造成伤害,会不会触怒大地的神灵?我想,的确应该慎重对待。”

“由于时间问题,这部分数据还没能顺利获得。”提案人翻了翻自己的资料,无奈的说道:“我需要更多的时间,去统计时间数据,再进一步计算。”

“土地的问题往往是不可逆的,一旦走错,除非祈求神灵的帮助,否则短时间内没有挽回的余地。”少女用清脆的声音说道:“所以,我不认为你的提案有先一步大规模推广的基础,对土地伤害性数据没有统计清楚的话,一旦大范围推广之后出现了问题,那么无论是你,还是在座的大家,都是雅拉世界的罪人。”

少女的话音落下,会场上又陷入了一片沉默,空旷的会场上只有哗啦哗啦的纸张翻动声以及偶尔响起的咳嗽声,大家都在专注的思考着。

“咳咳,既然评议官们暂时没有其他问题需要询问,那么我们就进入下一个环节吧。”等了许久也没人说话,主持人干咳一声说道:“就由各位评议官对议题做出最终评审,通过票高于否决票即可通过议题。”

“不必了。”提出异议的是大厅正中的提案人:“我的确只考虑了药剂的效果,没有考虑到对环境的附加影响,我无法保证不会因为提案药剂产生不可估量的后果,也无法承担随之而来的。所以我希望评议会可以允许我暂时撤回提案,我需要分别为186元、226元、286元、386元、586元、886元和1686元更多的时间进行补充研究,等我把这部分数据补充完整之后,再重新申请评议。”

“请求批准。”主持人立刻回复道:“数据补充完整后,随时欢迎你重新申请。”

“其实,我认为现阶段也可以少量生产一部分提案的药剂。”少女犹豫了片刻说道:“报告显示药剂的有效期足够长,因此可以少量生产备用。”

“为了这场世界性战争?”从没有发言过的七号是一位苍老的女性,声音含糊不清的说道:“的确,现在不需要使用,但有必要存储备用,多一点后路总比没有好。”

“那么请各位评议官根据三号评议官的提议进行表决。”主持人对于这类突然出现的提议已经早就习惯了,等了几分钟后说道:“六票通过,一票否决,那么,提案人,就由学会出面,和你合作少量生产部分药剂备用,你能接受吗?”

“不胜荣幸,但我备用的这些药剂尽量不要投入使用。”提议人说道:“我不想留下耻辱的骂名。”

“当然,这是前提条件。”主持人给出了肯定的答复,在工作人员引领提案人走下讲台之后,继续说道:“那么进行下一项提案的评审,提案人,评议官薇薇安,由于提案人同时担任评议官,故暂时取消提案人的评议权,评议权由第一替补评议官暂代,请双方各红嘴鸥自入席,五分钟后评议开始。”

(未完待续。)

石家庄宫颈糜烂治疗多少钱
长沙医院妇科
铁岭牛皮癣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