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知识

寂静王冠第四百六十六章要求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寂静王冠 第四百六十六章 要求

长剑如蛇,从天而降!

‘如蛇’不是说那剑长得像蛇一样。

而是说,它真的已经变成了蛇!

一条带着锋刃的影蛇!

从头到尾,叶清玄都没发现,这个家伙身上还带着这么要命的玩意!

这种存在于以太界中的怪奇,凝结在天灾之影中,不知通过什么要素造就,但本质上来说,绝非生命或者妖魔,而是某种灵性的凝结。

乐师们在机缘巧合之下捕捉到它们,被炼金术师收购之后,融入剑锋之中,铸造出了包含着以太奥秘的秘宝。

――影蛇之剑。

这是极至的锋锐和阴毒,触者必死!

转瞬间,影蛇剑便无声刺落,康斯坦丁身上佩戴的几件炼金装备接连破碎,就连阻挡一瞬都做不到。

瞬间变故横生,叶清玄救治不及。

幸好

早有预料!

下一瞬间,康斯坦丁的身上迸射出了万丈光芒它的发展速度是全所未有的。虽然现在很多公司上淘金,隐藏在他身上的力量被激活了,乐理构架,划分领域,神圣的天国之光切断了尘世,将他护佑在其中。

《圣哉》!

时至如今,叶清玄终于能够将石心学派的传承乐章彻底掌握。

早在到来的时候,他便已经将其架设完毕,康斯坦丁的珍贵程度他早已经明白,除非狼笛赶到或者是其他圣徒到来,否则便断然不会松懈。

必须全须全尾的将他保存下来,一根头发都不能掉,否则又怎么跟静默机关谈条件,让他们释放夏尔?

一击不中,时机已失。

在不远处,最后一名搏命的歪曲乐师彻底被镇压起来,封印为石像。以命搏命之下,几个静默机关的乐师也受了一点轻伤。

幸好,有叶清玄的拖延,没有恒生波澜。

这四个乐师每一个都是革命军压箱底的杀手锏,不光是所掌握的技术和乐章,而且脑子不知道能掏出多少要人命的玩意。

榨取掉所有的记忆之后,还能交给‘哈米吉多顿’,改造成真正的‘炼狱乐师’,简直浑身都是宝!

察觉到一击不成,紫眼狮鹫震怒地一拳砸在圣哉领域之上。

只可惜,哪怕是大师级的禁绝乐师,想要以乐理攻破圣哉领域也需要全神贯注,漫长的时间但是,这两个条件叶清玄一个都不会给他。

绝无犹豫,察觉时机已失之后,紫眼狮鹫转身,向远方飞出。

薄雾汇聚,拥簇着他的身影,转身之间便远去了。

想走!

叶清玄紧追不放,可身后夏尔却竭尽全力,发出沙哑的声音:

――不要追!

叶清玄下意识的止步,察觉到迷雾中一丝引而不发的杀机。

很快,那一团迷雾中传来一声叹息,杀意消散,迷雾四散,人影也不见了踪影。

他走了。

叶清玄沉默地伫立在原地,许久之后,终于回返。

他坐回了马车的残骸旁边,凝视着那四个静默机关的乐师,他们同样想要带走康斯坦丁,但是对叶清玄的圣哉却无能为力。

叶先生,你

去联系一下你们的上头吧,找个真正能管事儿的来。

叶清玄点燃了一根烟卷,深吸了两口:别跟我说什么大局为重,也别跟我说什么为了圣城要做出牺牲。

人是我抓的,卧底是我师兄做的,敌人是我拦住的,康斯坦丁也是我救的,所以,这战果我理所应得――这完全符合乐师征召法案,哪怕是圣轮法院也要维护我的利益。

他停顿了一下需突破该位方可缓解当前下行压力,吐出了青紫色的烟雾。

于是,漠然的神情便在烟雾的缭绕中变得阴暗起来:

――如果你们想要活的康斯坦丁,那么就出个合适的价钱吧。

一个小时后,深夜的天空看不到星辰了。

再过十五分钟后,在寒风中,纷纷扬扬的雪花从天而降。圣城的凌厉铁光被覆盖了,尖锐的棱角和轮廓也在白雪的掩埋之下糅合了许多。

隔着层层的墙壁,叶清玄抬头,听到了雪落在头顶大地之上的声音。

他坐在走廊的长椅上,沉默地等待。

直到升降梯缓缓开启,狼笛走了出来,身上的制服覆盖着一层沉重的雪。

抖掉那层雪粉,他从怀即时停牌中掏出一份文件,递给叶清玄。

你要的东西。

辛苦。

叶询问他电动车车牌号码清玄眼睛一挑,结果文件袋,当面拆开抽出,看到了一封由教皇厅六名枢机主教联名开具的****文书。

夏尔因为圣城立下了巨大功勋,在神的见证之下,他证明了自身的纯洁和虔诚,所犯下的罪行得到赦免。

从此之后便是无罪之身。

叶清玄沉默地看了三四遍,小心翼翼地将这一封文书收进怀中,妥善保存。他看了一下表,便忍不住感叹:

四十分钟?我应该感叹圣城的效率飞快,还是康斯坦丁的诱惑不小呢?

狼笛给自己烟卷点火,没好气儿地撇了他一眼:

路上只花了五分钟。

他说,教皇厅为因为康斯坦丁究竟要死的还是活的而吵了半个小时,然后因为夏尔犹豫了五秒钟,剩下嘿嘿,五分钟都在骂你。

让我猜猜。叶清玄问:不识好歹?

不顾大局,难堪重任如此云云。狼笛耸肩,叹息了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下一次不要去跟那群大人物们谈价码了,哪怕成交,你也未必会被喜欢。

叶清玄摇头:我以为我的价格很便宜。

傻瓜。

狼笛看了他一眼,摇头:最便宜的是‘白拿’。

叶清玄听懂了狼笛的言外之意,不再说话。

很快,走廊的尽头,钢铁的闸门打开,夏尔从闸门之后走出,看守为他解开了手上的镣铐,枷锁落地。

重获自由的感觉真好。

夏尔扭了扭脖子,忍不住做了几个体操动作。叶清玄看着他身上的囚服碍眼,将自己的外套丢给他。

静默机关待遇不错啊。

夏尔披着制服,忍不住吹了声口哨,摸着呢子大衣:料子真好,光这一套衣服也要两三千镑吧?夹层里还有炼金矩阵是件礼装?你的任督听说已经损毁了,师兄改天给你在里面加一套外金属骨骼的怎么样?

叶清玄无奈地笑了笑,先休息吧,我们回去睡一觉再说,明天请你在圣城最好的餐厅吃饭,肉管够。

夏尔顿时兴高采烈起来:师弟是师兄的贴心小棉袄,果然古人说的没错啊。

什么见鬼的古人会说这种话啊!

叶清玄摇头,却看到夏尔站在原地,并不打算跟着自己离开:怎么了?

夏尔犹豫了一下,看向身后:康斯坦丁先生怎么样?他醒了么?

早就醒了。

狼笛耸肩,还是不肯说话,不愿意合作,也不回答任何问题,除了刚开始的要求之外,就再没有任何回应。

什么要求?

狼笛沉默片刻,轻声叹息:

他要见夏尔。

又到了月末的时候啦,朋友们来点月票呀。(未完待续~^~)

济南治疗盆腔炎医院
拉萨医院哪家治疗妇科好
成都治疗妇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