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学霸第章什么鬼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学霸 第145章 什么鬼

张栋在三层平台俯瞰着,关统、何超、李鼎三位管事站立在旁,都是极为恭敬,就在昨天,安县智慧宫发布任命,张栋成为北安城智慧宫副主管,在他们三人看来这不过是过渡,再有几个月就会扶正。

张栋也是这般想,辛启给他暗示,顿时意气风发,大手一挥,喝道:“吩咐着,随时做好准备,若是有人公然违反智慧宫条例,当场击杀,我不管是谁来,都叫他有来无回。”

大家都知道主管大人说谁。

刘蒙自从出门就没再回来。

白舞阳没头的苍蝇,找也找不到。

在智慧宫广场上。

眼看行刑的时间到了,广场上的气氛也逐渐紧张起来,城主刘芙蕖左手紧张地戳动着,刘扶摇想要闭目沉思很高深淡定的样子,却根本做不到。

韩生平紧张地看了看,似乎要在人群中找人。

巧儿姑娘没办法继续等待,她鼓起勇气走了过去,却被城主卫队的人驱逐、呵斥,原本在她心中的小爱恋升起的勇气在权威下烟消云散,被冲出来的父母强行带走,总算没有被治罪。

这一点小插曲也让等待着刘蒙出现的众人迂了口气。

杨斯面无表情地看着广场上的众人,他们的目光冷漠、惊奇,不过是想来看看这年轻人怎么死法,这些人的一生都是为了活着的一生,他们胆怯、懒惰,贪图一时的享受,可以为了生存随时弯下脊梁,这也叫活着吗?苟活。

虽年纪不大,杨斯却以一股大无畏的精神俯瞰着,克服心中可能产生的畏惧,死就死了,他有着一股笃定的信念。

时间到了。

刘蒙真得没有出现。

刘芙蕖暗暗松了口气,其实他不希望刘蒙来硬拼,他已经不想跟刘蒙作其同比累计增长1.08%对了,偏着头跟大哥说:“刘蒙也不是傻子,冲动也分场合,根本不可能来,我们都被戏耍了。”

刘扶摇深为失望,叹了口气,“行刑吧,慢慢折磨这小子。”

韩生平命人拔掉杨斯的上衣,在前胸后背胳膊上放了几块蜂蜜,然后放出一种地底深处生活的大蚂蚁,长有锋利的牙齿和轻微的毒素,咬到之后奇痒无比,若不是被绑着,一定会把皮肤抓烂。

民众们这才明白死刑的方式,顿时都倒吸一口凉气,想象着若是自己被绑着如此对待,真不如一头撞死来得痛快。

杨斯是硬骨头,毫不畏惧。

大蚂蚁爬到杨斯的身上开始撕咬。

张栋在看台凝视下方,关统也跟着站立,微微弯腰,退后半步。

“主管大人,这刘蒙不会来了。”

“辛主管高估他啦。”张栋嘴角一抹高深的笑意,“老关,我只是副主管,切莫叫错了。”

一头白发的老夫子李鼎说道:“那不过是一个过渡,您就是我们北安城的主管大人。”

何超有些烦躁,心里鄙夷,两个老不死的家伙,一个比一个肉麻。

张栋没听到何超说话,回头看了他一眼,何超也连忙道:“李管事所言太对了。”

间接算是拍张栋的马屁。

杨斯的身上好几处爬满了大蚂蚁,那股子钻心的麻痒折磨得他肝胆欲裂,头皮发麻,恨不能跳脱出来,却被绑个结结实实,动也不能动。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星光闪过。

刘扶摇一下子跳了起来,惊道:“出了什么事?戒备。”

张栋也同时叫道:“智慧宫星光阵启动。”

城主卫队呼啦啦全部围拢过来,可是在星光闪烁后,杨斯仍旧被绑在那里,丝毫没有变化,那大蚂蚁依旧在叮咬,只是眼神清明,气场陡然提升。

所有人都如临大敌。

白舞阳俏生生地走了出来,咯咯笑道:“杀害一个平民也用得着如此大惊小怪吗?”

众人不知为何是她来,刘蒙何在?

刘芙蕖碍于她白家大小姐的身份,倒也算客气,道:“职责所在,还望白学者不要干扰。”

白舞阳笑得像一只小狐狸,“本大小姐当然不会干扰,你们继续哈,只是不要弄出冤假错案,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哦。”

张栋看到白舞阳,低沉一声,“戒备,她来了,刘蒙就在附近,随时都可能出现,一定是转移注意力,不要搭理她。”

刘扶摇冷哼道:“白大小姐,平民冒犯学者意图谋杀,判处死刑,这是不容置疑的规定,我劝你不要白费功夫,呵,没想到刘蒙最后来这么一处,还真让老夫刮目相看呢,真不知那日独闯韩府的勇气哪去了。”

白舞阳撇嘴道:“我男人当然有勇气啦,难道还会怕你这老匹夫?就知道搞什么阴谋诡计,有种论战喽。”

刘扶摇嘴巴张了因为终于有机会和领导近距离接触;还有21.05%的人则觉得无所谓张,终究没说出硬气的话来,一甩袖子,嗔道:“我不与你这小女子辩驳。”

人群中,刘翀也隐藏其中观看这一次行刑,他特别期盼刘蒙能够很嚣张地出现,然后被定罪名,最好是当场被击杀,随着刘蒙的日益强大,他心中的心魔也随之增长,眉心慧根越来越受影响,他意识到算力根本不可能再进步,他想要刘蒙死,只有这样,他才能身心通达,才能进步。

白舞阳拍拍手,道:“小杨斯,莫不是那大蚂蚁咬人很舒服吗?舍不得下来?”

杨斯仰着头,很桀骜地大笑起来,我要掌握命运,我命由我。

“我要测计算力。”正对着智慧宫的方向,杨斯用尽最大的声音嘶吼,远远地传了过去。

哈哈哈,张栋大肆狂笑,畅快极了,现在测算力,垂死挣扎吗?原来这就是刘蒙所想出的法子,黔驴技穷。

平民冒犯真学者,当然是死罪,可准学者就不同,毕竟韩嘉并未受伤,便可酌情宣判,最主要一旦杨斯是准学者,那么城主卫队就无权管理,对他的判罚是智慧宫才有的权利。

刘芙蕖乐道:“小子,认命吧。”

“临时抱佛脚也抱得太晚了。”

一股股哄笑声。

看热闹永远不怕事大。

别人的悲剧就是我的快乐。

走到哪儿都更古不灭的真理。

“我要测计算力。”

杨斯根本不在乎,大声地喊叫。

南京妇科哪家医院好
银川治疗卵巢炎费用多少钱
重庆包皮包茎哪家好